开封:在新时代抒写新梦华

 

摘要

中国(河南)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封片区正得益于此。2017年4月1日挂牌成立时,这里只有180家企业,无论与全国还是省内其他自贸片区相比,基础都极为薄弱。但正是在这个既不沿边又不沿海的地方,“22证合一”、投资项目承诺制、营商环境体系建设、“六个一”政务服务新模式等系列改革创新走在了全国前列。本报记者在这里见到几家来自北京、上海、浙江等地的企业,都是权衡过武汉、郑州等城市后,选择来开封设立子公司,或者干脆搬来。在这里注册一家企业,理论上都不用出家门。

 

推开铁门进入考古现场,铁穹之下是深深浅浅的坑,地层颜色互相区隔,自下而上依次是金、元、明、清。离当下最近的清代层,还发掘出两个农家小院,院墙外有鸡窝,有灶台,有马车压出的辙印。

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景象。一座城市历朝历代的城墙层层堆叠,甚至中轴线也未曾变更。一晃就是一千年之久。在这漫长的时间里,有过《东京梦华录》里的繁盛景象,有过岳飞枪挑小梁王的英雄气概,有过盛世之后的落寞,有过痛定之后的思痛。

而在历史横断面最表层,是今时今日的开封,人们继续辛勤耕耘。我们来到开封,看到一座特别的城市,时光在这里凝固的梦华,见证着改革的力量从这里喷薄而出。

时代对城市的质问

改革开放40年间,有三篇文章震动开封。

第一篇发表于1994年,当时的经济日报记者詹国枢、庹震与刘海法以《开封何时能“开封”》为题,细数了这座城市日渐走向没落的过程,为这座古城没能赶上改革开放的步伐痛心不已,以事实发出诘问,为开封的觉醒鼓与呼。

第二篇发表于2005年,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尼古拉斯·克里斯托弗写的《从开封到纽约——辉煌如过眼烟云》,打破该报传统,将中文标题印在报头。文中说,一千年前全世界最重要的城市是黄河边上的开封,但此时却已沦落。文章拿开封当反面教材,让纽约人警惕不要重蹈覆辙。

第三篇发表于2016年,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《开封:激活沉睡的文化基因》,并在四版以《“开”出活力 “封”出优势》为题详细展开。两篇文章以这些年开封的实践为例,重新理解“开封”二字——“开”是开放、创新,“封”是坚守、传承。

开封人大气、自省,对这些文章中的批评照单全收,每次批评都成为全城热议的话题。开封人开放、谦逊,对这些文章中表扬的重点越发坚定,一茬接着一茬干。

封,以古闻名

西园雅集图就在眼前,苏门四学士等名流爽朗谈笑间,耳边响起古乐古声。船行至此,透过初冬雾气,看到水榭之上有人身着古装,低吟浅唱。游人在灯影桨声中,瞬间回到大宋。

世人皆知,开封曾是八朝古都,一千多年前这里是北宋都城,文人墨客、商贾走卒云集于此。故宫博物院里珍藏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描绘的正是开封,这幅国宝在2015年展出时,曾创下观众排队13小时才能一睹真容的纪录,此城之繁华、之秀美,举国之内无人不知。

这些底蕴,是历史对开封的馈赠。

“封”字,对开封意味着许多。比如开封保存的古城墙,长度全国第二。直到现在,老开封人还是愿意留住城墙内的老宅,不管是否常住,都把根留在那里。直到现在,开封城墙之内不能有任何建筑高于15米,那是开封铁塔的高度,没有什么可以高于城市图腾。

对文化的尊重,绝不意味着一味守成。开封人心怀敬畏地保护古城,又带着传承之心开发文化。开封市文化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韩满库说,开封以宋文化为主题,把文物用起来,让文物活起来,才更好地保护着文物。正是在这个园区,“全城一景、宋韵彰显”已蔚然成风。讲究大宋生活方式的“宋潮”,以宋文化为特色的“960文创园”,正在立起“文化开封”的新旗帜。

远去了,那个只有“铁塔、龙亭、相国寺”的时代,开封怀揣千年文化,穿上了时尚的外衣。